听书 - 穿书后女配每天都在艰难求生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姑爷你别吵了,将军还有一会儿就行了。”婢女在里面说道。

也真的是被此刻的姑爷吓到了。

还没见姑爷这般不淡定过。

“将军怎么样啊?”宋砚青在门口大声问道。

“放心吧姑爷,母女平安。”

“好好好。”宋砚青连忙答应着。

此刻更想进去了。

房间内。

谢若瞳也是精疲力尽。

比打了一场仗还累,半点力气都没有了。

安泞安慰了一会儿谢若瞳,把谢若瞳的女儿抱了过来。

红彤彤皱巴巴的小婴儿,哭了几声之后就没哭了。

此刻睁着小眼睛,到处打量着这个世界。

安泞把婴儿抱在了谢若瞳的面前,“是个女儿,很可爱。”

谢若瞳转眸看了过去。

看到自己的女儿……

心柔软了一地。

刚刚痛得生不如死的时候,真的是半点都没有所谓的当娘亲的感觉。

此刻一看到女儿,所有的情感都不一样了。

她看了好一会儿,突然想到什么,“安泞,你帮我抱出去给宋砚青看看。”

安泞忍不住一笑,“这么迫不及待和他分享你的快乐吗?”

“……”谢若瞳脸有些红,口是心非的说道,“我只是怕他在外面神叨叨的,丢人。”

安泞没有揭穿谢若瞳。

她抱着小婴儿先走了出去。

房门外。

宋砚青真的是急不可耐的想要进去。

突然房门打开。

他身体一顿。

看到安泞,看到安泞怀中抱着的小婴儿。

心跳又在加速了。

整个人紧张到不行。

这就是他的女儿吗?!

这就是他和谢若瞳的女儿吗?!

那么小。

那么可爱。

“抱一下吧。”安泞递给宋砚青。

宋砚青手都是颤抖的。

第一次抱这么小的小孩。

身上裹着小棉褥,软绵绵的。

他紧紧的看着自己的女儿,看着她也睁着好奇的小眼睛,看着他。

看着他那一刻,突然咧嘴笑了一下。

宋砚青觉得自己心跳都停止了。

原来,当爹是这样的感觉。

恨不得。

把全世界最好的都给她。

他眼眶陡然一红。

带着些哽咽的声音说道,“我是爹爹。”

安泞在旁边看着宋砚青宠溺的模样。

早知道宋砚青是一个心思细腻的人,却也没想到会感性到这个地步。

那一刻陡然在想。

当初要是萧谨行陪在她身边生产,他抱着呦呦和鹿鸣时,会不会也如此?!

安泞突然觉得。

她和萧谨行之间,确实留下了好多遗憾。

但她觉得,余生还有很长。

很多都可以弥补。

“刚出生的婴儿不宜在外太久,我抱进去了。”安泞催促。

宋砚青明显不舍。

但为了女儿好,还是乖乖的把女儿递给了安泞。

安泞看着宋砚青眼巴巴的眼神,真的是有些好笑。

一个大男人,眼眶都是红透了的。

“若瞳怎么样?”宋砚青问。

眼神还不由得往里面看了几眼。

“我还以为生了女儿,就忘了你娘子了。”安泞打趣。

宋砚青有些尴尬。

刚刚对女儿的神态,却是有些……丢人了。

他揉了揉眼睛,略带羞涩的说道,“老来得子,见笑了。”

安泞忍不住大笑出声。

宋砚青是喜剧人吧?!

不过想想,在古代,像宋砚青这种27、8岁的年龄,第一胎确实算得上老来得子了。

她说道,“若瞳没事儿。一会儿把房间清理干净了,你就可以进来陪陪她了。”

“谢谢你,娘娘。”宋砚青由衷的说道。

没有她在,今日谢若瞳的生产,他定然会更加的度日如年。

安泞微点头,没多说,抱孩子抱着回了房间。

此时里面也收拾得差不多了。

谢若瞳也已经清理干净,躺在了柔软的被窝里面。

安泞把她女儿又抱了过去,打趣道,“宋砚青对她可是爱不释手,你小心地位不保。”

“……”谢若瞳笑了笑。

她想都能够想到,宋砚青会怎么样?!

怀孕期间,两个人其实也谈过关于孩子的性别。

谢若瞳很想生个男孩。

倒不是传宗接代。

当然,也难免会有这么一丁点思想,但终究,只是其次。

主要是她想要培养将才。

她很清楚,在男尊女卑的地方,女子能够当上将军有多不容易,又会遭到周围多少的冷嘲热讽。

如果是男孩,便不用经受那么多非言非语。

如果是女儿,她也怕她舍不得,让她跟着她去军营之中风吹日晒。

宋砚青怕是更舍不得。

但不管谢若瞳怎么说,宋砚青就是一心想要个女儿。

说呦呦简直萌化了他的心。

要是有个女儿像呦呦那般,他这辈子都无憾了。

结果没想到。

真的是女儿。

真的就如了宋砚青的愿。

宋砚青不高兴坏了才怪。

正时。

门外宋砚青终于被放了进来。

在古代的封建社会。

男子是不能见女子的血的,总之就是不好的征兆。

安泞虽然不予苟同,但在这样的环境下,她也只能随波逐流,所以也没有劝阻让宋砚青陪产。

此刻宋砚青进来,看到谢若瞳那一刻。

眼眶又红了。

谢若瞳都有些无语了。

生孩子痛得又不是他。

他哭啥?!

“若瞳,让你受苦了。”宋砚青紧紧的拉住谢若瞳的手,声音哽咽不清。

“……”谢若瞳都觉得肉麻得很。

房间中还有很多人呢。

“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待你,会好好待我们女儿。”宋砚青哽咽承诺道。

“我知道了。”谢若瞳说道,又安抚道,“哎,你别哭了,很丢人。”

宋砚青擦了擦眼泪。

似乎在努力克制,又怎么都克制不住。

房间中好多婢女,还有产婆奶娘等,都被逗笑了。

这大概还是第一次,女人生子,结果反而是男人哭得不能自己。

安泞也在旁边轻笑着。

心口莫名很暖。

是真的觉得这样的画面很美好。

第一次开始有些羡慕相爱的人能够这么幸福的在一起。

也在那一瞬,脑里突然又浮现了萧谨行的身影。

她轻抿了一下唇瓣,不动声色的将内心的相思深深隐藏。

她想,等见到了萧谨行就好了。

等见到了他,这一辈子就不会再有那么多的遗憾了。

------题外话------

明天见哦,么么哒。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