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胸前的红领巾

听书 - 超级无敌兵王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君悦大酒店,嗯,就是这里了”。

傍晚,在西海市最豪华的五星级大酒店门口,许乐手提着一份打包好的外卖走了进去,这是他今天送的第一百单。

不过让许乐有些诧异的是,自从那个客人下单后,对方的手机就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真是一个奇怪的顾客!

摇了摇头,许乐走进了大厅。

半分钟后,他站在了酒店601的房间门前。

按照顾客下单时填写的信息,应该就是这里。

按照惯例,原本他是要先打电话确认一下,但现在联系不上,就没办法了。

敲了敲门,许乐说道:“有人吗?开一下门,有你点的外卖”。

房间中隐约传来了一阵跌跌撞撞的声音。

不会是喝多了吧?

许乐撇了撇嘴,这不关他的事。

送完这一单后,他还要赶下一单。

房门打开,一个身材高挑,皮肤白皙,留着一头火红色头发的绝美女人映入了许乐的眼帘。

只不过,这个女人的脸蛋红扑扑的,咬着红唇,眼神冰冷中带着一丝难以掩饰的迷离。

许乐微微皱了皱眉头,这个女人身上并没有酒气。

但对方呼吸间喷出的香甜热气,让他感觉到一丝不对劲。

“美女,你点的东西……”

许乐将手里的外卖递了过去。

女人秀眉微蹙,看了一眼外卖,又看了一眼许乐。

她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挣扎,随后,点了点头,伸手要去接外卖。

“祝您用餐愉……”

许乐刚把手里的东西递出去,话还没说完,那个女人就突然拉住他的手腕将他扯进了房间。

屋里弥漫着一股芬芳的体香味,窗帘拉得死死的,灯光比较昏暗。

“美女,你要干嘛?”

许乐一脸懵逼,看着对方水汪汪的美眸,以及口中发出的低吟,像是在极力忍耐着什么。

女人并没有回答他,而是一口咬上去,堵上了他的嘴巴。

不知过了多久,原本在沙发上的两人都平躺到了铺着波斯地毯的地板上。

气氛有些尴尬!

女人的脸上依然挂着一丝红晕,但神色却比较冷淡。

许乐在恢复理智之后,更懵逼了。

他微微侧目,动了动嘴唇,想要问个明白。

但女人散发着冰冷气息的俏脸和米色地毯上那点点的血迹,让许乐到嘴边的话卡在了喉咙里。

忽然之间,许乐有一种头大的感觉。

显然,这个女人不是那种随便的女人。

片刻后,女人开始一言不发地一件件地拿起了散落在地上的衣物。

她穿衣的时候也没有刻意地避开许乐的目光。

客观的说,许乐很冤!他在整个过程中完全是被动的。

但发生这种事情,不管怎么样,也是女人吃亏,更何况是个绝世佳人。

所以他犹豫道:“今天的事情……我会对你负责的”。

“不用再说了!这是我自愿的!”。

女人绝美的容颜上依旧看不出一点情绪,她淡淡地说道:“你最好赶快离开这儿吧,再过一会儿,你可能有麻烦”。

“什么麻烦?”

许乐微微一愣,还没反应过来。

房间的门就响起了“滴滴”的声音。

明显是有人在用房卡开门。

随即门锁弹开,房门被人粗暴地一脚踢开。

与此同时,一个透露着得意与猥琐的笑声传了进来。

“小宝贝儿,是不是按捺不住了?我来了!”

许乐扭头看了过去,只见一个大约三十来岁,面色有些阴柔的男子一边解着皮带,一边走了过来。

此刻,钟子期一脸的迫不及待,只是等他看清楚屋子里的情景后,原本挂在脸上的笑容彻底凝固了。

怎么回事?

他明明在陈墨瞳的水杯里放了东西。

那玩意儿可是他千辛万苦从国外的黑市淘回来的,无药可解,只能通过最原始的方式来解毒,而且还要另一个人非常的……持久才行。

为此钟子期刚刚在过来的时候,特意吃了好几粒增加耐久的药。

可眼下,陈墨瞳面色微冷,斜睨着他的目光中透着丝丝寒意,哪像是中了毒的女人。

最关键的是,这个裸着上半身的男人特么的是谁?!

钟子期气得嘴唇都哆嗦开了,他想到了一种可能,也是唯一的一种可能。

自己居然被特么截胡了!

“草泥马,你特么是谁?找死!老子今天废了你!”

钟子期脸色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

说完,他就挥起拳头朝着许乐头上打去。

这一拳明显是含恨而出,带着些许风声。

站在一旁的陈墨瞳微微蹙眉间,美眸中闪过了一丝担忧。

然而许乐只是微微地侧了一下身子,就轻描淡写地躲开了这一记看似势大力沉的重拳。

同时,就在对方与他擦身而过的瞬间,许乐不经意地伸出了右腿。

下一秒,钟子期就失去了平衡,狼狈地摔倒在了地上。

“力道不错,可惜准度差了些”。

许乐耸了耸肩膀,淡淡地说道。

虽然搞不清楚状况,但如果换作是他以前的作风,眼前这个让他很讨厌的人已经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了。

但现在……

许乐看了一眼自己的双手,微微摇了摇头。

他已经不再想成为那个所谓的杀手之王了,现在的自己只想过平静的日子。

“你特么……老子要把你剁碎了喂狗”。

钟子期有些气急败坏,他这一下子摔的比较重。

一时之间竟然起不来。

没办法,平时这种打打杀杀的活儿,他都是交给手下做的。

而且但凡知道他身份的人,都不敢还手。

所以当他一屁股坐在地上的时候,还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许乐并不以为意。

因为曾经对他说过类似这种话的人有很多,但无一例外,现在这些人的坟头草都已经两丈高了。

“钟子期,谁让你进我房间的?”

陈墨瞳冷冷地看了钟子期一眼,声音清冷,又夹杂着几分不加掩饰的恼怒,“还有我的屋子里有什么人,关你什么事!”

钟子期脸色在很短的时间里变换了数次,终于定格出一个虚伪难看的笑容,想出了一个蹩脚的理由,“墨瞳,我不是看你提前离开宴会,以为你不舒服,所以过来看看你”。

“呵呵,不离开难道继续在你的宴会上待着?”

陈墨瞳丰润的红唇勾起一个讥诮的弧度,她整个人的气质如同一块万年不化的寒冰,说道:“在我水杯里下药,没想到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你都用的出来”。

站在一旁的许乐这下全明白了,他鄙视地看了一眼钟子期。

虽然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本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用这种上不了台面的手段,简直就是色狼界的耻辱。

如此看来,他还做了一回好人好事?于水深火热之中解救了这个冰山美人。

这样想着,许乐心里的负疚感不仅减轻很多,更是感觉到胸前的红领巾鲜艳了许多。

钟子期的脸色有些难看。

现在的局面,他再怎么狡辩都没用了。

“墨瞳,只要你答应做我的女人,我马上注资两亿到你公司,有这笔钱,你就不用再担心资金链会断”。

他眼神里面那抹贪婪和猥琐,无法遮掩。

陈墨瞳面沉如水,眉眼间带着几分不屑,冷冷地说道:“我就算是公司破产倒闭,也不会让你得逞”。

说完,她便向着门口走去。

但钟子期却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把拉住陈墨瞳的胳膊,嘴里说道:“墨瞳,这样,五千万,你只需要陪我一个月。一个月过后,我保证不会再打扰你”。

“把手拿开!”

陈墨瞳脸色有些难看,只冷冷地说了四个字,语气厌恶。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