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六章 规则改变!

听书 - 变身土豪少女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各位亲爱的施主,今天的头柱香拍卖所筹得的善款,将用于本寺庙的修缮以及对京城贫困学生的捐助上!”

“贫僧在此先谢过各位施主!”

林依依刘浩和小云三人随意找了一个位置坐了下来,准备看看这场拍卖会到底有多么激烈!

说起来林依依也是感慨万分,这是自己这一世第一次坐在这里参加拍卖会,想想之前的拍卖会自己都可都是参与其中的。

只不过她对这个拍卖会也没什么兴趣,因为她并不相信烧了什么头柱香后来年就会有什么好运!

“那么就让我们开始吧!首先头柱香的起拍价是十万元,每次加价也不得少于这个数字!”

“呵呵,文远兄!这一次您准备出多少价钱啊?”

就在那个忘痴和尚还在宣布规则的时候,坐在下面的华夏物流老板刘文诺很是笑嘻嘻的来到了张文远身旁。

张文远看了看这个留着胡子有些猥琐的家伙,强行露出笑容说道:“刘老弟,这一次我可是为了我女儿馨儿来的,钱都不是问题,主要是想给馨儿祈愿!”

张文远说到这里看了看身旁的女儿张馨儿,张馨儿是自己的独女,她的母亲也就是自己的老婆因为生她时难产,最终撒手人寰。

留下他和女儿两人相依为命,这些年张文远虽然赚了不少钱,可绝大部分的精力还是放在了自己女儿身上,毕竟这是自己的独女!现在又得了这种怪病,瞬间让他苍老了许多,可还是想要想尽各种办法为她治病。

毕竟她还小,如果一辈子坐在轮椅上也不是什么好事!

“哈哈,文远兄,这个头柱香的屁规矩真是越来越多了,原本就是看看谁的价格高,可现在硬要回答他们寺庙的问题,说是什么考验,什么有缘人!”

这个时候身为地产老板的曾可轶也叼着一根雪茄走了过来,他们三人早就认识了,只是三人之间都存在一定的矛盾。

特别是最近,张文远可是知道的这个该死的刘文诺处处都在限制自己,自己做的是远航物流,顾名思义主要从事跨国运输的生意。

可再怎么跨国运输,许多货物都是在国内承运的,有些货物甚至是自己为了赚更多利润去亲自挑选的。

在国内的运输网并不是怎么发达的远航运输,在国内的运输大部分都要依靠这个华夏物流,华夏物流是国内四大物流公司之一,掌握着许多的运输物流网。

而这个该死的刘文诺原本是自己的合作伙伴,就因为价格的原因现在和自己闹的僵持不下,倒不是他张文远太小气,只是这个该死的刘文诺简直是狮子大开口,开出了比之前原价格高1.5倍的价格,这让人怎么接受?

这不是瞎扯淡吗?这样一来自己的利润呢?自己手里可是还有一大堆的员工要养活!还有那么大的开销!

“爸爸!”

“没事没事,这是你的两位叔叔,快给叔叔们问好!”

张文远看了看自己一言未发的女儿,后者则是嘟着小嘴很是淡漠的看了这两人一眼。

不情愿的喊了一声:“叔叔好。”

“哈哈,好好好!文远兄的闺女可真是可爱,文远兄好福气啊!”

“是啊,你看我们俩,现在都还没有子女呢!”

你们没有子女?怕是因为自己都没玩够吧?

张文远认为自己最大的优点就是自己的自制能力,自己虽然有钱了可却从来不去花天酒地,眼前这两人那就不同了。

这两个家伙可都是京城出了名的花和尚,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去不同的地方玩乐,什么夜总会,酒吧那简直就是小意思,听说还去了京城里那种不法的夜总会去参加花魁拍卖!

对于这种人张文远是没有什么好感的,特别是那个刘文诺,之前有了老婆就是因为婚后依旧不检点才离异了。

“对了文远兄,我在澳洲认识一位名医!哈佛医学院的前教授,要不我帮你引荐一下,看看能否治好咱们侄女儿的病?”

“唉,多谢刘老弟了!不瞒你说啊,我是找了世界各地的所谓专家名医,可都没有任何的结果!别说是哈佛医学院的前教授了,就是哈佛医学院的临床科研院我可是也都去过的!”

看到张文远如此悲伤的模样,刘文诺和曾可轶也表现出一丝失落!

只不过张文远还不知道这两人是什么货色?这个曾可轶虽然没有可自己下绊子,可和这个该死的刘文诺也是一丘之貉,这两人可是风月场所的老伙伴了!

“那好吧!拍卖快要开始了,我看啊,我们先办正事吧!我也没办法,最近家里老母亲身体不好,我这头柱香也是要争取的!”

“唉,我也是啊!我和文诺兄也一样,我的老父亲最近在重症监护室,我们这些做儿女的也真是辛苦啊!”

看到这两人假惺惺的模样,张文远不知为何有了一种想要归隐山林的想法!

他张文远在商场混的也算是风生水起了,可最终连自己的女儿都救不了,那些钱挣来又有什么用呢?

而且还要成天面对这些言不由衷的家伙,也真是够累了!

“哈哈,没关系!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嘛!二位赶紧回去吧!”

在张文远的起身相送下,这两人才快速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为了家里的老人?

张文远对这种说法简直是不屑,那个假惺惺的曾可轶的老爸可是早就死了,真以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本次的竞标不以最终价格定锤,并且在场的其余施主们都可以喊价,只是最终的成交价结合各位在现场的答辩来选出!”

“只是,最终能够得标的施主们,也必须符合喊价在前三的原则!”

这么复杂的吗?

张文远三人听到了这些话后瞬间感觉这个什么北林寺有些乱来了!

不是以价格最高的胜出?还要结合那什么考验选出有缘人?这不是扯淡吗?

至于让在场所有人都参加竞拍,这就更是说给大家听的幌子罢了,这些前来烧香拜佛的一般谁能出到前三的价格?

阴谋啊!

听起来像是什么光明正大的拍卖,可最终还不是有金钱的因素在里面!

想到这里张文远再次叹息了一声:“唉,什么时候连这种清静之地也变的这么复杂了?”

“这是搞什么鬼呢?”

小云现在也搞不懂这个北林寺的想法了,为什么会有这种规则呢?

难道说以谁的价格最高为主,这不好吗?

“哈哈,小云妹妹,你可能搞不懂吧?在场很多人也都搞不懂!”

“其实吧,这就是北林寺聪明的地方,你们要知道,这些商人的背后大多数都有些背景,至于这什么考验,寻找有缘人,其实不过就是寻找谁的背后最硬!”

刘浩可算是知道了这个北林寺的想法了!

林依依也想到了这一点,无奈的说道:“看来现在就连这种寺庙也不是那么纯净了,这里面的人谁的背景最大?”

谁的背景最大?这可是刘浩才知道的事情了,刘浩认为自己琢磨人的能力在林依依之下,可要说起情报信息工作,可就是刘浩最拿手的了。

“你们可能不知道吧,这里面这些人中,谁的公司最需要人际关系网?而且是需要华夏大量关系网的那种?”

“需要大量关系网的那种?”

小云现在也想要看看这两人的脑袋是什么做的,于是就开始思考起来。

可想了许久也没能得到一个答案!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