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有面包,你能给我爱情吗?

听书 - 暗影浮沉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全书进度
(共章)

沈城四月份的天气是一年中空气质量最好的、温度最舒适的,蓝蓝的天上飘着丝丝白云,午后的阳光温柔而又融暖,小区里的绿植郁郁葱葱,散发着绿油油的生命力。

落雪居高临下的站在30楼看着楼下的车来车往,窗外阳光清浅,窗内阳光暖柔,这几天心绪烦乱,所有的一切都是极不入眼的,部门同事田轮的标书搁置在办公桌上,静静的躺着,似乎在嘲笑落雪的不作为。

一份做得好的标书,力量不可小觑,但是,在这个社会里,标书只是一部分作用,还有一部分最重要的是规则,这个规则是一个圈子,大家都在圈子里生活,盘根错节,谁也看不清谁的真面目,但是都被一份标书牵扯着,其实是被其中的关系网牵着,争得你死我活,中标了,眉开眼笑,不中标的暗暗给自己打气,下次继续。

落雪将田轮叫到办公室:“此次有没有希望?机会多大?”

田轮说:“希望是有的,机会也是有,不过标书现在还没有发电子版的,但是如果不去连机会也没有,我想争取一下!”

落雪心明如镜,但是看着田轮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样子,微微一笑,其实在这样的一个世界里,有一个无形的网-――关系网,这个网从横交错,暗影浮沉。

落雪点点头:“那你加油吧!我等你的好消息。”

田轮开心的退出落雪办公室,落雪的眼光望向窗外,窗外其实没有什么好看的,只是雾蒙蒙一片,她想起现下手头当紧的事情,对助理说:“给我准备东西我出去一趟。”

助理准备的东西无非就是一盒红茶而已,朋友酷爱红茶。

落雪和朋友相谈甚欢,在省城很多年,落雪凭着自己的人品单打独斗,从一无所有混到现在,期间的艰难自是不必说,但是有很多朋友让落雪感觉到很温暖,她的朋友往往都是那种平时不相见,相见必送碳的人.

落雪常常想,我前生必是做了不少的好事情,才积下今生之福,他们总是能在我需要帮助的时候推我一把,让我在艰难之中看到希望。

落雪想到光凭产品是没有出路的,然后搭上服务,这样才能长久。

落雪就想着将客户单位的服务也拿下来,这样产品卖了,服务也做了,而客户也有了固定的维修人员,保证了工作的及时性,一举几得。

朋友看了她的方案觉得可行,立马拍板,两人商讨了一上午,朋友是站在单位的立场,这种对单位和他们双方都有好处的事情当然会同意,落雪也是看到了后期服务的重要性,现在的IT行业遍地生花,已经泛滥成灾,尤其是互联网早已经将传统的店铺冲击的七七八八,原来的IT一条街上人挤人,就连小偷都是都是毫不避讳人,拿着个小细铁钩,轻轻的一钩,钱包就到了他手中,现在的商场除了工作人员还是工作人员。

而且IT行业现入门的门槛极低,进来的人不管有没有技术,只要能拿到单子,既不管质量的好坏和后期成本的运作,一个人都可以干起来,只要能拿到单子,就使劲的压价,压倒最后,利润小的可怜,如果不改革真的是没有出路了。

阳光撒在她的脸上,微风拂起她的长发,这个风一样的女子,内心温柔而刚烈。

萧月的电话打来了,落雪站在阳光下,恍惚间有些失神,她突然觉得,她和萧月之间其实是各自有各自的圈子,他们所共有的圈子不过是一个折中的法子,一个供他两参演的平台,而演得走不走心,只有他两自己清楚,而这个平台的高低如何是不重要的,她和萧月的相识相知相守也是双方相互的吸引走在一起的,圈子只是为他两提供了一个相遇的机会。而她的圈子萧月的圈子对他们各自来说就像白天的月亮。

大圈子小圈子,每个人都生活在圈子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圈子,只要在圈子里保持初心,向上而望,不相融的不强求,生活也会自得其乐。

落雪心情大好,开着她的小奔驰划出一个漂亮的小弧度使出停车场,她要赶快回到公司将方案再做仔细点,然后开始实施。这样最起码几年之内没有人能够插手进来,绑定一个长久的客户,对她来说是很重要的,有了一个固定的客户就多了一份固定的资源和收入。

公司这么多年以来都是成稳定增长的趋势,现在不但是和传统行业抢占市场还要和互联网抢占市场,狼多肉少啊,她还有员工要养,员工还要养家小。如果一个公司连员工的福利都保证不了,员工也没有必要和公司共进退了。

人生短短几十年,想做一点事情其实也不容易,她没有任何依靠,在这个城市单打独斗了很多年,如今可以说吃穿不愁,但是人总不能一直都在吃穿上止步吧。

她突然想起,这个月还没有给小伊转款呢,小伊是她同学玉兰的女儿,玉兰也是小时候的玩伴,玉兰的老公仇明比他们高一级,落雪当初并不看好他们,还曾经反对玉兰嫁给仇明,可是玉兰就像是中毒了一样,谁也说不通,最后落得服毒身亡的下场。

落雪想到玉兰的离开,心里就充满了内疚,玉兰走的前两天经常给她发信息,可是因为她工作忙,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当她发现异常时,玉兰已经不在了,玉兰给她留言说:“雪,嫁人一定要嫁一个爱你的男人,这个男人有没有钱不重要,重要的时他肯不肯为你付出,愿不愿意为你努力,如果不肯为你付出,宁可不要嫁!”

玉兰的离开对落雪心灵的冲击力是极其大的,生命那么脆弱,仅仅就在一念之间,从此之后落雪特别珍惜她的小命。

玉兰走后三年,仇明也因为长期酗酒,离开了这个世界,留下一双儿女由玉兰的两个老人照看着,落雪经常想,人生短短几十年能有什么是过不去的坎呢?生活如此的美好为什么不好好的活着呢?

她每个月都会转一点钱过去给玉兰的孩子,虽然不多,但是也可以支持孩子的学费,添点小家用,孩子越来越大了,要花销的也会越来越多,所以以后每个月的要多给一些。在等红灯的空隙,她给小伊发了微信,将款转给小伊,让小伊自己计划着花销。

生活如此美好,好好活着比什么都好,落雪极其珍惜自己的小命,珍惜和她有关的一切人。

落雪哼着70年代的老歌“透过鲜花开满的月亮“将车停在万达的停车场,搭乘电梯想去超市买点备用品出来的时候,走在超市的大厅处碰见了一个带着小孩的妇人,手中提着大包小包,怀里抱着孩子,不小心撒落一地的东西,落雪帮着把东西捡起来:“一个人吗?”

“嗯,老公上班去了。”

“开车了没有?”

“准备打车回去。”

“如果离得不远,我送你吧,一个人带着孩子,还有这么些东西,怎么走?”落雪不由分说的将妇人手中的东西接过来,拿着就朝停车场走去。

她不算是一个好人,但是碰见了需要帮助的她也会主动伸手,落雪将妇人送到家没有停顿就走了,秦落落反应过来时,想问落雪的姓名,可是落雪已经不见人影了,冥冥之中似乎一切都有定数,秦落落没有想到,这个强势的女人会和他们一家有交集!

回到办公室,桌子上静静的躺着需要她签字的付款申请单,她的公司规模不是很大,但是一些大的付款项目需要她签字,她深深的叹了口气,这又是将近一百多万的账目,前几天因为客户回款不及时,她还去了趟银行,和周行长聊了一下午,想找他批点款,后来财务又说到了一批款,暂时不用借款,她算是松了一口气。

“落姐,周一有个项目要开标,你得和我们一起去!这次法人必须到场!”田轮对落雪说

“好,周一我们一起!都准备好了吗?”

“妥妥的!”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这个项目他们跟了一年,前期将设备给人家试用了一年,这一次招标他们势在必得!

落雪想到萧月会回来,心里有一丝丝甜美和期待,每次萧月回来对她来说就是最幸福的时刻,落雪以前很少提到圈子,可是从认识萧月之后落雪就听萧月说起圈子,落雪才重视起来。

萧月说:人走哪里总该有一个圈子,要不连个说话和消遣的地方都没有,如此这般,落雪开始重视起来尤其重视和萧月在一起的圈子,她努力的想融入萧月的圈子,可是,当她看着人们都在疯狂的嗨皮,唱歌的,喝酒的、摇色子的,跳舞的,迪厅里释放着亢奋的气息,也许因为酒精的作用,平时一个个看着文气的人们都转换了角色,娇媚的、奔放的、豪爽的、粗狂的、大家释放着平时压抑的情绪,在这样一个灯红酒绿的圈子里各种秀。

萧月和朋友们喝酒唱歌时,落雪孤独的要命,她觉得这不是她想要的,她只想要和萧月安静的待着,说说体几话,开开玩笑,度过两个人难得的相聚机会,可是她又不愿意萧月太孤单,于是每次和萧月相见,她都想约上几个朋友,时间长了,圈子大一点了,什么人都会有,落雪开始在意别人的看法,开始注意别人会说什么,也开始在意谁和萧月走得近,于是,落雪开始不快乐起来了,就连和萧月在一起也是彷徨不安,少了很多乐趣,想说的话说不出口,想做的事情做得不快乐。

落雪想,我怎么了?人品有问题吗?时间在落雪的世界里变成了灰色,雾蒙蒙的一片,落雪被圈子圈起来了。

落雪落寞的坐在角落里看着萧月开心的和大家周旋、嗨皮,她想和萧月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坐在迪吧的角落里,她的眼光随着萧月来来去去,萧月的歌唱的很好听,轮到萧月唱歌的时候,落雪才两眼发光,直起身子,聚精会神的听萧月唱歌。

何菲菲走过来说:“姐,你怎么不唱歌啊?”

“我五音不全呢。”落雪其实很久以前是很喜欢唱歌的,可是自从自己开始做事情之后,就很少唱歌了,基本都是陪着客户,听客户唱,她只管专心的听,然后使劲的鼓掌!

何菲菲说:“你看萧哥唱的多好啊,去,你们合唱一首。我去给你点歌!”

“算了吧,你看他们唱得多开心,而且我真的很久不唱了,会跑调的。”落雪笑着拒绝了。

萧月被俱乐部的朋友呼延玉约去参加周六的高尔夫俱乐部联赛,因为萧月的技术在圈子里是大家公认的好,落雪心里很失落,她对萧月说:“我想和你一起去。”

萧月说:“人不熟,不太好吧!”

落雪委屈的说:“我就知道你要这样回答我!”

落雪看着萧月开车离开,心里忿忿不平的想,才见一两次面,人家约了就去,不知道约妹呢还是约球,小心球杆折断了。

晚上萧月打电话说胳膊拉伤了,落雪心里难过的想,是不是我心里诅咒的原因?怎么不是球杆断了,而是胳膊伤了呢?胳膊伤了会不会很疼啊?

落雪一整天都在恍惚中:晚上一定要见到萧月,看看萧月的情况。见到萧月时他还是活泼乱跳,只是胳膊扭着了有一点行动不便,落雪看着他滑稽的样子,有些好笑也有些心疼:“我帮你捏捏,揉一揉看看能不能好一些?”

“揉哪里啊?”

“哪里疼揉哪里啊。”

“我这里疼。”萧月笑着。

她们在一起时,还是往昔的默契,只是萧月胳膊受伤了,有点不便,她躺在萧月的身边,握着萧月的手心里想:圈子只是暂时圈住了的心,花了眼,这个人不是还在身边吗?可是,落雪忘了她也是圈子里的人,她努力的挤到萧月的圈子里,只是为了和萧月相遇,只是为了和萧月多一些相聚的时光。

“亲爱的!”

“嗯。”

“亲爱的!”

“嗯,怎么了?想说什么?”萧月问

“不想说什么,就想这样叫你!”落雪只要和萧月在一起心里都是幸福

“行了没?”萧月侧着头看她

“行了。”落雪已经浑身酸痛。

可是萧月蹭着她的鼻尖,惹得她浑身痒痒,她一动不敢动。

“你胳膊不疼了啊?”落雪有点着急。

“哎呀,你不说我都忘了。”萧月翻身下来,呲了一下牙。

“哼,这就是不带我一起去的下场。”落雪气呼呼的说

“怎么带你去呀,咱俩的关系才开始不久,我不想让别人都知道。”萧月道

落雪心里有些闷:“我就这么拿不出手?”

“不是,你看我有家而且工作性质有不一样,我不想让别人知道,再说,我真的很喜欢你,.想长久的和你呆在一起,如果我们的事情曝光,对我们都不太好。”萧月说

“不用解释了,其实我也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的关系。”落雪心里尴尬的要命,她算是什么呢?

“我得回去了,出来的时间有些长,我说了我出来买点东西的。下次回来陪你。”萧月起身梳洗。

“好!”落雪心里一阵失落,低眉顺眼的答道。

落雪帮着整理了一下萧月的衣服,在萧月的脸上轻轻的印了一下,“早点回去,注意安全!

“我送你回去!然后顺道买点药吃吧。”萧月说。

“不用送,我自己回去,自己去买药。你赶紧回去吧,家里人等着呢。”狂欢之后是落寞,落雪送走萧月之后,起身回家,路过药店的时候买点药,她也不想发生意外。

她轻轻的叹息了一声,在没有认识萧月以前,她习惯了独处,独自承担,独自思考、独自作抉择,对情感没有太多的期望,可是认识萧月之后,她常常期望,期望能够见到他,有些事情就像是饮鸩止渴,越是得不到越是渴望拥有,她明明白白的知道萧月的情况,可是,她抑制不住情感的渴望,于是她在纠结之中挣扎,越是挣扎越是越陷越深。

她站在药店的门口,街灯晃得眼睛有点难受,她抬了几次脚,终于走进了药店。

“要买什么药?”店员热情的走过来

“我、我看看。”落雪的脸涨的通红,虽然不是第一次买这种药,但是每次都很难为情。她转了几圈,拿起药迅速走到收银台交了钱,逃也似的离开了药店坐进车里,拿起水杯将药咽了下去。正准备发动汽车,萧月的电话打来了:“我到家了,你在哪里?买药了吗?不准给我整个大胖小子出来,我养不起啊。”

“我在药店门口,刚刚吃了。”落雪准备说我自己养,但是话还是没有说出口。

“早点回去,下周我就回来了。”萧月在那头挂了电话。酸楚涌上心头,越爱越想爱,越想爱越怕失去,她觉得她已经不认识现在的自己了,在和萧月的这场畸形的爱恋之中,她越陷越深,没有将来,没有结果,可是她自私的想要有将来,却又怕伤害,伤害了自己也伤害了别人,如此,她胆战心惊,可是和萧月的感情就像是罂粟一样,明知道有毒,她却戒不掉,而且她渴望见到他,渴望和他在一起的每时每刻,虽然每次见面的时光短暂却让她刻骨铭心,念念不忘,所以,她隐藏了所有的尖锐,选择一种柔软的顺从,因为害怕失去,有时候她想,就这样过下去吧,这样也很好,只要能和他在一起,那一种相处方式也就无所谓了。

每个周末,落雪的机体和思想就像是定时针一样,迫切的想要见到萧月,她放弃了和闺蜜一起出去逛街的机会、放弃了应酬的机会,安静的等着萧月回家,虽然萧月回到她这里最多只有三个小时的时间,可是这三个小时却是落雪每个礼拜最快乐的时光。

她喜欢和萧月一起打球,虽然她打球的技术不好,她喜欢和萧月一起吃烧烤、喝啤酒,虽然她不喜欢喝啤酒,可是和萧月在一起,她就是开心,开心的笑,开心的耍赖。

日子在落雪的自欺欺人的情感中度过,她和萧月的秘密持续了三年,刚开始他们像热恋的人,每天晚上都会在微信里视频通话,诉说着彼此的思念,听着萧月讲着各种事情,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道是热情系数下降还是逃不过时间的桎梏,他们聊天的时间越来越少,好几天都没有彼此的信息。

落雪有时候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翻着微信,看着萧月的头像发呆,独自一人诉说着对萧月的思念,她不是一个爱纠缠的人。

在这段感情里她明白自己尴尬的地位,所以她很少主动去打扰萧月,更不会去要求萧月什么,萧月每礼拜都会和她见面,见面的时间少得可怜,落雪却很盼望那少的可怜的时间,虽然时间少,最起码还能见到他不是吗?

在这样一个物欲横流的世界里,他们的情感已经超越了界限,如果日子就这样安宁的度过,那么落雪也是愿意的,愿意安静的作他的地下情人,反正落雪不依赖任何人,她自己有面包,那么他给她爱情就好,可是萧月能给她爱情吗?落雪有时候也是恍惚的。

Tip:拒接垃圾,只做精品。每一本书都经过挑选和审核。
章节有误,我要:报错
play
next
close
X
关闭
手机客户端
APP下载